找回密码
 注册投稿

快捷登录

去哪儿CEO陈刚:业绩恢复比想象中快,年底将实现盈利

发布者: admin | 发布时间: 2020-12-12 18:17| 查看数: 61442| 评论数: 0|帖子模式

今年以来,受新冠疫情影响,旅游行业遭受重创。不过,从旅游酒店行业上市公司相继发布的今年三季度财报来看,旅游行业内的企业均开始不同程度地恢复。

日前,去哪儿CEO陈刚在去哪儿的战略发布会上表示:“现在看起来,也没那么惨。”陈刚指出,今年一月份到三月底是最忙的,整个公司有超过3000人在处理退票和订单的取消,包括开发和运营的同事。而四月份,公司做了非常大的调整,“重新回到创业公司的状态”。

陈刚称,在这样的情况下,业绩恢复比想象中快一些,六月份去哪儿平台就实现了当月盈亏平衡;八月份国内机票预订量为疫情以来首次出现正增长;九月份国内酒店预定量反超2019年同期。

“从能不能活下去这件事来说,我们做得不错。”陈刚说。

而在今年旅游行业各环节预定都前所未有地降至冰点的同时,却有大量没坐过飞机的人开始了人生中的第一段飞行。根据去哪儿的数据,今年通过去哪儿购票的用户中,有934万人是第一次坐飞机,这个数量创近五年新高。

陈刚称,尽管行业面临非常大的困境,去哪儿在2020年仍将实现盈利。陈刚指出,今年去哪儿平台的新交易用户维持千万量级的增长,其中三线以下城市用户占近半数,“第一次坐飞机”的用户群体,未来两年仍将持续高速增长,他们会成为支撑去哪儿乃至整个旅游业发展的重要力量。

近日,陈刚在采访中向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表示,此前去哪儿网宣布3年冲击2500亿元GMV(Gross Merchandise Volume,成交总额)的目标在公司内部仍然很认可,但受到今年疫情的冲击,可能晚半年达到。

谈公司:今年投放金额至少缩减50%

去哪儿是今年疫情爆发后,第一家宣布垫资情况的在线旅游平台。早在今年1月30日,陈刚在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就曾透露,去哪儿已经垫资近10亿元(人民币,下同)。

日前,陈刚在采访中表示,今年疫情以来去哪儿产生的垫退费用达到几十亿。“不过垫退是有周期的。刚开始是持续垫退,航空公司也在持续回款。”陈刚指出,“核心问题是航空公司是重资产公司,没有足够的现金储备。”

在净利润上,陈刚表示“肯定没有去年好”,不过陈刚指出,去年营销的投入不一样,而今年以来,去哪儿至少缩减了50%以上的投放金额。但陈刚认为总体来说“还不错”,和集团平均值比算好的。此前,陈刚在去哪儿的战略发布会上表示:“按照目前的恢复速度,到12月底,我们全年将实现盈利。无论从恢复的水平还是速度来说,我们在整个行业里都是领先的。”

在现金流方面,陈刚表示,去哪儿的现金流没有问题,去哪儿的现金流最保守的时间点都要做12个月的。“就是12个月一分钱不收,我们也能坚持12个月。”

“我以前是做创业公司的,经历过这样的时候也很多。虽然这次很累也很辛苦,但是我这次觉得挺安全。”陈刚称,“肯定死不了,只是活得可能不好。”

谈目标:2022年中可达到2500亿GMV

截至目前,去哪儿的各项业务中,机票和高星级酒店恢复得都很好,恢复速度很快,和去年相比甚至还有增量。“因为便宜。”陈刚指出,“高星酒店原来四千多元,现在一千多元。”

其中在机票这一块,由于机票价格的降低,因此900多万首次坐飞机的人群里,有很多来自于高铁用户。“500元是一个分水岭。如果用户发现坐火车也要500元,坐飞机也是500元,一定选择飞机,何况今年很多都是300元左右的机票。”

谈到此前陈刚在2019年1月于去哪儿年会上宣布“未来3年冲击2500亿元GMV”的目标,陈刚表示“稍微有点够呛,但会努力”。

陈刚称,去哪儿2019年全年的GMV是1600亿元,正常情况下3年左右达到2500亿元GMV问题不大。“但确实今年影响比较大,2021年的预测也不会太乐观。2021年顶多也就是跟2019年的国内差不多持平,或者增长5%至10%。”陈刚表示,“乐观一点应该说2020年不算吧。但是这个flag我们内部还是挺认可的,2021年到2022年,一年到一年半左右的时间,2022年六七月份可以达到这个数据。”

对于如果有第二波疫情,陈刚表示:“我们的效率会更高一点。”

在去哪儿的战略发布会上,去哪儿发布的预测数据显示,2021年国内民航旅客量将达到6.29亿人次,与2019年相比增长10%,同比2020年或超50%。

谈战略:“新低价”不是“打价格战”

去哪儿数据显示,2020年,去哪网平台机票价格创五年来新低,较去年下降17%。而今年的人均出游成本同比下降一成。

在这样的背景下,去哪儿发布了“新低价”的战略。不过,陈刚指出,“新低价”的战略并不代表“低品质”,更不是“打价格战”。

“大家说起低价,价格战就出来了。但是我们定义一下,低价其实分三个角度来看。”陈刚指出,从平台经营的角度来看,低价第一是指打破商家供给和消费者的信息差,也就是说“低价搬运工”,把低价的产品放到前面;第二是参与“低价设计”,即在质量不发生变化的情况下设计低价的产品。

“比如一个四星级的酒店大概要600元,含早餐。但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,可能不会早起去吃早点,但四星级的酒店早餐价格很贵。”陈刚解释,在这种情况下,“你参与他的价格设计,产生一个新的价格叫不含早餐的价格,这就是一种低价产品的设计。”

陈刚强调:“低价其实跟低品质、价格战不是一码事。”

陈刚表示,去哪儿未来的方向非常清晰且坚定,就是坚持“低价+品质”。一方面,在机票、高星酒店这些高品质、标准化的产品上维持对绝对低价的追求;另一方面,对于那些客单价较低、碎片化的产品,去哪儿平台将帮助供应端升级,增加用户支付的每一单位货币的获得感。

在谈及“低价战略”时,陈刚提到,低价和价格战是有很大交集,不过他表示,在未来两年内,在OTA(在线旅游平台)领域里面“打什么都不会打价格战”,因为“第一没有基础,第二不会有效果”。

陈刚指出,目前包括携程、去哪儿、飞猪、同程和美团等5家OTA的规模都已经很大了,“互相都打不掉”,所以这种情况下“打低价”是没有价值的,应该说所有商家平台都在低价设计和低价平台规则上“做文章”。

谈竞争:行业内的平台之间没有壁垒

对于行业内5家OTA的竞争,陈刚表示,总体来看5家的产品线,外观心态来看是一样的,本质区别是美团以本地化为主,其他4家以异地出行为主。其中,去哪儿和飞猪在年轻用户和低价产品方面竞争更多,而长期来看,和美团的战略竞争更多一些。

不过,陈刚指出,“双边平台”是当前行业内能容下多个品牌同时存活的重要原因之一。“双边平台”发展到一定程度以后会成为一种形态,平台和用户是互相加强的效益。

而在竞争壁垒方面,陈刚认为,平台之间没有壁垒。“我们5家规模都非常大。哪一个平台说我竞争壁垒很高,那都是骗人的。”陈刚指出,“没有什么这个平台能做或者不能做,我觉得这一点还是要承认的。”

因此,陈刚认为,5家OTA会越做越像。“因为每一家商业模式都比较接近,只是大家的客户群体和供应端效应不同,这两件事决定了这场仗应该会延续得比较久。”陈刚称,“每一家的客户要把对方覆盖是非常漫长的。也许5年或者10年以后,5家会变成3家,这完全有可能,但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,不是一两年之内可以达到的。”

“只要不出现不计代价的竞争,这个行业会相对保持一个比较稳定的态势。”陈刚认为,目前来看,在“打掉”对方的事情上,5家OTA的成本和动力都是非常不足的。

“理论上来说,只要去哪儿不犯大的错误,坚持自己的定位,一个是低价,第二个是品质。在客户生活水平越来越高,他对质量或者个性化有追求的时候,这条路走对,我觉得去哪儿就不会败。”对此,陈刚指出,“新低价”的战略针对的是增量用户。

“存量用户会受增量用户的影响。”陈刚表示,“今天引导消费者需求的是年轻人。中年人在跟着年轻人跑,他们排队我们也去排队,老客户跟着新客户的品味在跑。抓住新客人的品味可以为更多用户创造价值。”


最新评论